七乐彩走势图表500
首页建筑研究 专题列表

梁思成在新中国的?#24605;?#22659;遇

收?#38469;?#38388;:2013-05-31 15:27 来源:书城  作者:陈徒手  阅读:0次 评论:0我要评论

内容提示:梁思成政治上一旦被动,就必然屡屡在?#24605;?#20851;系上陷于困局,反目和隔阂相伴相生,有?#24605;?#24680;他的得志,有人怪罪他的不提携,有人在逆境?#26032;?#30707;,他自己性格上的懦怯和不足、解决能力的弱化及历次政治运动天生的晦暗和惨烈又会?#21448;?#36825;种复杂程度。

延伸阅读:?#24605;?/a> 境遇 建筑大师 梁思成

        一

        1955年3月初在校党委强硬运作下,清华建筑系在内部展开了批判梁思成建筑思想的活动,先党内后党外,层层波及,短兵相?#21448;?#21518;就是大面积的激烈揭批。系主任梁思成既是运动的斗争靶子,又是思想划线的分界点和标志物,众人围绕着他的政治问题相争不休,又缠结在旧日矛盾而无法自拨。(参考《建筑中文网

        清华大学党委很快发现,过去所谓“受?#24618;?rdquo;的教师此次表现得特别积极,发言?#26032;?#23649;指责建筑系的办学方向有问题,?#32469;?#19982;梁思成关系不睦的副教授周卜颐除了在会上公开点名批?#26657;怪苯有?#20449;给校长蒋南翔,要求撤换系领导。(见1955年3月15日市高校党委会《人大、北大、清华三校开展学术批判与讨论的一些情况》)周卜颐怨气如此之大,在于两人之间因学术?#21046;?#32780;多年结下的不快。留?#26639;?#22238;国的周卜颐推崇美国建筑的现代风格,对二十年代留美的梁思成的教学思想颇有成见,认为是落伍的复古主义,早已过时。而梁思成则鄙夷地称周为“泥水匠”,反批为“资产阶级结?#24618;?#20041;”。

        1948年北平解放后,梁思成欲组建国内阵容强大的建筑系,从国外多方招回一些专业人才,曾获美国建筑比赛大奖的周卜颐就是其中网罗的目标之一。周卜熙的儿?#21448;?#30003;回忆说:“梁思成是通过莫宗江给我父亲写信,劝他回国为新中国服务。父亲信了,就跑回来,回来时在清华、北大教课,北大?#21476;?#23567;车来接他上课,风光一阵。”(2012年12月21日口述)周卜颐迷?#30340;?#22825;大楼、立交桥等现代城?#24615;?#32032;,觉得这是统领世界的新?#24605;际酰?#30631;不上大屋顶的宫殿式建筑,指责是劳民伤财,费工费料。这就必然与梁思成为代表的建筑系教学主体发生冲突,梁思成、吴良镛等系里负责人处理业务问题时有所偏?#27169;?#37325;视程度不一,周卜颐自然感受到“被排挤”“不受重用”的滋味,他曾在系里大会上公开说是“备受冷眼”。据周申讲述,头几年周卜颐夫妇还能应邀参加梁思成林徽因的家庭派对,喝下午茶,后来双方关系转冷,来往逐年减少。

        批梁运动一开始,周卜颐就处于跃跃欲试的兴奋状态,认为自己一向受压,一直坚持反对“大屋顶”的复古主义,并拿出自己设计的作品到处宣传。最厉害的时候,周在讨论会上发言极为高调,锋芒直指系领导,他说:“问题是出在以梁思成为首的小集团。”并指出:“吴良镛是梁思成错误思想的鼓吹者,设计教研组主任张守仪是执行者,历史教研组代主任胡元敬是指导者,应作深刻检讨。”(见1955年4月23日市高校党委会简报《清华大学建筑系批判梁思成建筑思想的情况》)周到处开火,逼得被点名的人勉强报名发言,检讨再三,暗地里埋怨道:“自己还不知道要讲些什么?”据系总支汇报,许多教师对建筑系工作的错误和缺点的责?#38382;?#35841;问题异常关?#27169;?#24773;绪有些紧张,此外还有教师为梁思成抱屈。

        周卜颐会上的发难必然招致不少人的不满?#24466;?#24352;,最后还得校党委出面“教育”周,让他在态度上稍加减缓,力求会场火药味淡化一些。

        二

        谈及当年父亲周卜颐发言时的愤激姿态,周申感慨而道:“他也想为国家做贡献,但在建筑系不得志,老是被否定,学术思想得不到支持,心里有所不甘。”(2012年12月21日口述)清华建筑系教师支?#32771;?#27425;向上反映说,周过去一向受梁思成的?#24618;疲?#22240;而此次批判的态度较为激烈。

        周卜颐在发言?#26032;?#23649;说到过去教学中的?#21046;?#28857;:“设计时,如果我们改变了一些中国建筑式样,梁思成就指为‘不三不四’,如果用了一些外国东西,他就说,‘这不是中国有’,是‘洋楼’。”周指责梁先生看不起工程?#38469;酰?#35748;为工程?#38469;?#25945;研组都不懂建筑艺术,把搞实际工作的建筑师视为“泥水匠”,并说“其人其事为士大夫所不齿”。他觉得梁不该说这样的话:“工程?#38469;?#26159;建筑艺术的奴仆。”

        周卜颐下面一段发言较为典型,挟带政治性用语,颇具?#37145;?#21147;,可以想像当年对梁思成所构成的冲击:

        梁先生对古建筑是一片歌颂声,没有批?#26657;?#25226;古建筑看成十全十美、登峰造极的偶像,使人觉得抄袭、硬搬已属不易,批判创造更不可能,梁先生把古建筑凝固了,总结出“法式”,把自己的设计活动局限于“法式”中,结果使建筑的道路愈走愈窄,等于作茧自缚,因为“法式”不能全部解决新时代人们提出的问题,无怪乎在设计高层建筑、新建筑时,梁先生自?#38402;?#35828;:“困难突出”、“常常是设计时的最大苦恼”。

        ……事实上,正是古庙衙门式的建筑使人失掉了对新时代的感觉,遭到人民反对。

        梁先生言行不一,口头上赞成批?#24418;?#21462;古人的、外国的有用的东西,但实际上只是要复古。这是?#28304;?#27665;族遗产、世界文化极其?#30452;?#30340;态度。梁先生对古文物?#24808;?#19968;?#26432;?#23384;,这在实质上并不?#21069;?#25252;遗产。(见1955年4月28日简报《周卜颐教授在3月24日系学习会上发言摘要》)

        周卜颐在?#19981;?#20013;引用周扬著名的一句话“我们必须战斗”,?#28304;?#26469;作为自己论战的勇气。直至当年5月7日中共高层已有收兵之意,周还顽强地在会上追问:“为什么梁思成还不检讨?”

        梁、周之争实际上是学术?#21046;?#30340;恶性延伸,借助外在政治运动的打压,使本来简单的争论变得复杂和不可调和,?#21448;?#20102;两人的?#24605;?#30683;盾,最后都懒得修复,只能在一次次运动中反复恶化。1957年夏天,周卜颐被划为右派,罪状之细之多,?#38469;?#22810;年积累所致。儿?#21448;?#21326;回忆说:“譬如他?#36816;?#32852;建筑不满,是反苏罪;对领导不服,说话很冲,挺损人,也是罪。他还建议?#26412;?#39277;店应该建停?#20826;。?#24066;领导不?#37038;?#19981;高兴。这不是找死吗?打成右派后,他窝了一口气,完全变了一个人,?#21776;?#21585;声,被折腾了二十多年。”周华称,是否因为梁思成的关系而直接导致被划右派,好像也没有这样的迹象。但是在家中父?#36164;?#32456;不愿再提梁的名字。

        文革后,儿女们要参加高考,周卜颐一再强调:“上大学可以,别上清华,这不是好人呆的地方。”周华感叹说,我们?#26377;?#23601;感觉到,建筑系教授有才,各有特点,历经运动磨难,有的变得尖酸,有的滑头,没有一个是老实的。(2012年12月21日口述)

        学生们对周卜颐做学问颇为赞?#20572;?#21482;?#19978;?#20182;的人生行程过于悲剧。学生彭华亮叹息道,周先生有个性,脾气倔,直率,不讲策略,容易得罪人。(2002年2月21日口述)另一位学生张驭寰无奈地说:“周卜颐留美,学新建筑。梁对他不感冒,周没事就老拿学术问题回击。清华?#19978;?#22810;,特别麻?#22330;?rdquo;(2002年2月27日口述)

        三

        莫宗江是梁思成、林徽因在营造学社带出来的小徒弟,手把手教会技艺,绘?#38469;址?#39640;超,应该算是清华建筑系里梁的嫡系弟?#21360;?#20294;奇怪的是,他与反梁的周卜颐私交甚好,周戴右派帽子后,他还时常偷偷去周家聊天,从隐蔽的阳台门直接入房,一聊就是几个小时。

        莫宗江对恩师梁思成的心态极为复杂,既恭恭敬?#21561;?#24515;里又暗藏不少意见,有时发作起来颇具危险性。譬如1955年4月周卜颐他们在会上“造反”,提出梁思成、吴良镛平时作风自高自大,目中无人,应该撤换他们。莫宗江悄悄地告诉系里党员教师:“抗战时美国国务院文化专员来中国曾经给梁美金二百元,让他研究中国建筑。”这指的是美国驻重庆?#26500;?#23448;员费正清夫妇在四川李庄营造学社与梁、林来往的事情,莫宗江作为在场者知道费正清只?#21069;?#21161;研究古建,此时他却怀疑梁的背后是否有“美帝搞阴谋”。这个信息很快就刊登在1955年4月27日市高校党委会《高等学校动态简报》第86期上,在当时应该视为尖锐的材?#29616;?#19968;。

        初中没毕业,就当上清华教授。建筑系上下都知道莫宗江这段传奇的经历,其间?#38469;?#26753;、林几十年?#36164;?#30340;功夫。他对梁、林的不满和埋怨,反见出人性深处的隐秘、微妙和双重懊丧。

        莫宗江是广东人,他?#24418;?#22909;,有天分,?#24049;茫?#26408;工好。写文章困难,梁、林帮助他写,在营造学社晚期会刊上发表。后来出差写信,写?#31246;?#22825;就写几句。莫公当老师,?#37096;?#22256;难,讲平面?#36127;?#21507;力,后来干脆不让他开。提莫宗江当教授,有人有意见。莫却处处骂梁。(学生杨鸿勋2002年3月1日口述)

原文网址:http://www.xfpynr.tw/research/201305/15241.htm

也许您还?#19981;?#38405;读:

梁思成、林徽因中国建筑史写作表微

数字梁亭-对于中国现代建筑“民族?#38382;健?#30340;新思考

梁思成建筑精神及其现代启示

激情创造永恒的经典(上)-三说“新东方主义”艺术观

不该忘?#20146;?#20160;么

值得发掘的建筑精神


?#23616;?#35201;声明】本作品版权归建筑中文网和作者所有,?#24066;?#20197;学习、研究之目的转载、复制和传播,但必须在明显位置注明原文出处和作者署名(请参考以下引文格式)且保证内容一致性,不得用于出售、出版、?#26007;?#25968;据库或其它商?#30340;?#30340;,本站保留追究一切法律责任的权利。投稿信箱
引用复制:网址 QQ/MSN 论文/著作 HTML代码

请告诉我们

请告诉我们您的知识需求以及对本站的评价与建议。
满意 不满意

Email:
七乐彩走势图表500